安全用品

亚民主 次主权 準普选(独立评论员 沈舟)-沈舟

纵观形势,政改败局似乎已定,而且是两败俱伤。中央给香港以普选民主,却被以A货为由遭到拒绝,习大大情何以堪?

民主派多年苦苦追求一人一票的热情,被8.31决定一瓢冷水泼灭,更重要的是否决方案后,重启政改的路依旧茫然。原地踏步造成的精力和时间成本的损失,或令不少民主志士沮丧,从此心生退意。

主张对政改方案袋住先的民主党成员黄成智在与公民党梁家杰的辩论中,质问到:请泛民的朋友告诉我,否决后应点样去做?梁反问黄:点解唔问共产党,要问我嘅?

家我揸住个权咩成智兄?梁先生一个权字,道出了政改困局之痛,即人权和主权的对抗。

以往主权在君,朕即国家,而今主权民赋,已成为越来越多国家政权正当性的理由,主权来源于人权,受限于人权,同时也为保护人权而存在。但中国依然是前现代社会的执政逻辑,主权通过暴力获得并维持,国际社会虽然在不断批评这种主权僭越人权的现实,却无法否认大陆一党专制下的主权国家属性。

主权国家,不一定是民主体制,但要实施政治民主,却非主权国家不可,这是美国耶鲁大学教授胡安.林茨20年前在一书提出的观点。林茨认为:没有国家就没有现代民主,他特别指出,1997年后香港的基本立宪权交回中国,其政治权威的有效性将受到极大限制。

在解释一国两制时,他认为一国的内涵应该是State(政体)而非Country(国度),而独裁政体下,香港不可能产生一个有效运行的民主政治亚体制。同样是分析香港从属于大陆主权的问题,相比林茨对亚民主的负面评价,北京大学的强世功教授却给过颇为正面的想像。

强世功认为,一国之国被翻译成country而不是state,是精确地把握了一国两制的思想精髓。这裏中国的精神气质不能用现代主权国家的理论来思考,它不是单纯的法律(政治)组织,而是一种文明秩序,即如香港大学的陈弘毅教授所说,在同一种文明秩序中,香港是一个準国家的政治实体。

準国家之后,又有香港学者沈完美彩票网旭晖提出香港政制的次主权性,资深媒体人练乙铮曾撰文〈次主权是个好东西〉予以附和,呼吁北京放弃主权迷思,认识并接受次主权观念,重构两岸权力框架。对于香港这个理想的思想实验室、体制试验场,次主权或亚主权的概念,亦不妨深入讨论和实践。

亚民主、準国家、次主权,都是在阐释香港宪制的特殊地位:既不同于内地单一制集权模式,具有高度自治的发展空间;但又始终摆脱不了党国主权的影响。

在这种宪制模式下,真普选有如镜花水月,而準普选或将成为港人的次优选择。好比渴者面对半瓶水,现实主义者会倍加珍惜,理想主义者却因看不到满瓶水,甚至将半瓶水也要倒掉。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