饵干

製造「港独」稻草人(时事评论员 黎则完美彩票网奋)-黎则奋

难得肆虐多时的流感飘移稍有减弱迹象,假期最后一天首次没有严重个案和死亡纪录,但享受假期的愉快心情,却被笼罩着香江的基本法症候群彻底破坏。一群以香港为敌的权贵和政棍,上至689,下至粗口大律师和家道中落二世祖,以至四人帮时代紧跟中央的国粹佬,无不藉着所谓颁布二十五年的纪念活动,大放厥词,既歪曲历史,说草拟期间未提过公民提名和国际标準,所以按照人大八三一决定框架制订的政改方案,也是货真价实的普选,又批评港人只懂权利,却不识义务,所以应该加强教育,在学校推广。

一个法治社会从不须要求每个公民学习法律,因为三权分立和舆论监督,已可确保拥有公权的人士不得滥权,法治自然体现在日常生活中。是确保所谓一国两制、港人治港落实的小宪法,法律的根源虽来自第三十一条,却清清楚楚说明在香港特区,除外交和国防外,高度自治,按照国家在阐明的对香港的基本方针政策,不在香港实行社会主义的制度和政策。

早前,工联会理事长吴秋北奢言在人大提案将国安法引入香港,未开会已被勒令收回,唾面自乾,因为根本依法无据,完全违反习近平主张的依法治国和依法施政。如今东施效颦,假借不见经传的所谓中澳法学交流基金会名义,在法律界全无地位的马恩国向京官提出,变相为二十三条斩件立法,识者无不失笑,但两大党报却煞有介事大事报道,明显是要製造声势,为中共和土共内部的强硬派张目。

过去一周以来,连番以头条新闻大幅报道所谓港独活动,知名人物如城邦派国师陈云固然榜上有名,连寂寂无闻的小卒也被点名批判,看在不谙港情的中南海老头子眼裏,当然怒斥大逆不道,无权亦要在党内发声,制裁香港的反中乱港分子。然而明眼人一看便知是个局,那就是以梁振英为首的一小撮反习反党分子,眼看强硬路线日落西山,自己走上末路,心有不甘,不惜蓄锐反戈一击,企图扭转乾坤。

如果大家不是善忘的话,应该记得雨伞运动结束后,习近平在亚太经贸会议期间与奥巴马召开中美高峯会议后,公开表明佔中只是大规模的社会违法事件,而非土共和中联办一直大力吹嘘的外国势力策动的颜色革命,梁振英即改弦易辙,在施政报告特意点名批判港大学苑鼓吹命运自决和推销港独,两大党报便祭起反港独的大旗,捕风捉影,不断地在所谓港独的议题上大造文章。目的不言而喻,就是要继所谓外部势力后再製造一个假想敌的政治稻草人,为强硬路线的政治立场鸣锣开道。

归根结柢,港独的根源就是来自689,与他裏应内合、互相呼应的人孰神孰鬼,显而易见。梁振英根本就是香港的周处,要解开香港当前政局的死结,别无他法,惟有周处除三害,不把689送上断头台,香港定必永无宁日。

返回列表